重拾书本 感受书香

那天晚上,我举报了班主任

2017-06-23 21:32栏目:教学
TAG:

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

一个95后的自白

 

 

李光明是我的初中班主任,人很干瘦,眉毛很浓,一双黑亮的眼睛极其有神,因为他的名字和眼睛,我们班有人给他取了外号叫亮亮虫。

 

亮亮虫是我们当地的方言,译成普通话就是“萤火虫”,不过我们没有真的把他比喻成萤火虫,毕竟萤火虫太过于浪漫与美好,我们只不过是觉得这种称呼适合他。

 

每到一个新的地方,我都特别会伪装自己,因为彼此都不认识,不知晓对方的过去,所以可以尽情地表演,我最喜欢扮演一个乖乖听课的好学生

 

亮亮虫讲的每节课我都会很捧场,他有时讲题会稍微停顿一下,这时候我会掐准时机接上一句,亮亮虫听完就会点点头,继续讲下去,从他脸上的微笑可以看出,我这套对他很是受用。

 

每当他讲到关键处,总会扫视全班一眼,这时候我会配合着给一个听得极其认真眼神,凝视着黑板后,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让亮亮虫以为我听得很认真,很捧他的场。而我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好学生脸庞(最温润的圆脸),更是给我的表演加了不少分。

 

这种状态大概持续了快一个月,终于月考了,我的分并没有亮亮虫想象得那么高,在紧接着的家长会结束后,我看见我妈跟亮亮虫在一起谈了很久。回家后我问我妈,亮亮虫对她说了些什么。

 

我妈对我说,亮亮虫当时连着叹了好几次气,他觉得他对我的期望太高,以至于他最后看到我的成绩时才那么失望。他最开始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好苗子,没想到最后竟成了这样。

 

我妈说,孩子,你可要好好努力,你们李老师挺看好你的。

 

 

我从小就是一个成绩游走在班级末位的人,从来没有老师在乎我,或是看重我,我万万没想到亮亮虫竟然是这般看得起我,我当时还愧疚了好久。

 

十二三岁的少年,并没有那样细腻的心思,我很快把对亮亮虫的愧疚抛到了脑后,同时也因月考的不理想成绩加剧了我的“原形毕露”,我开始在上课的时候不听讲,偷偷把耳机塞进袖子里撑着头用MP3听着当时最流行的港台情歌。

 

到了初一的下学期,我已经变成了所有老师心中最无视的学渣,他们不管我在课堂上的所作所为,我睡觉也好,玩手机也好,只要我不打搅他们上课,他们就会跟我保持最井水不犯河水的平衡。

 

但是亮亮虫还会管我,每当查出我没有完成作业时,他便会在放学后把我叫到办公室补作业。当我全部完成时,天上已是繁星满天,亮亮虫便又会骑着他的破摩托送我回家。

 

当时的我正处于叛逆的年纪,丝毫不懂得亮亮虫对我的好,我甚至没有对他说过一句感激的话,我只觉得他在跟我作对。我开始诅咒他,开始盘算着怎么反击。

 

多年后,我才觉得为了学生而牺牲陪伴家人的时间的老师,是多么伟大而值得敬重。

我从小就有流鼻血的症状,空气稍微一干或是天气太热太冷都会成为我流鼻血的诱因,所以每个月我总有三四天流鼻血,我的身上也会随时带卫生纸。因为长期流鼻血的关系,我总是脸色很苍白。

 

每当我流鼻血的时候,我就会冲到卫生间,打开水龙头把水一把一把地往鼻子里浇,血液和水混合之后会把水染成红色。有时亮亮虫看到我流鼻血则会走过来帮我拍拍背,用冷水浇到我的脖子后面,希望能尽快止血。

 

后来,亮亮虫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一个偏方,告诉了我妈,我妈又惊讶又感动,还说着“今年一定要去李老师家里拜年感谢”的话。

 

我第一次去亮亮虫家的时候才知道,他家原来就住在学校,而且是在学生公寓的下面,我当时有些震惊,没想到他的经济条件比我想的还要糟。

 

我们当地是山区,山很多,上坡也很多,学校的学生公寓建在一座长长的阶梯上,顺着阶梯两边便是一座座小房子,亮亮虫一家人便住在这里面。

 

那天亮亮虫兴致很高,笑呵呵地招呼着我们一家人进来,然后让我坐在他们家床上,因为唯一的一个小小的沙发,在坐了三个成年人之后便再没有多余的空间了。

 

整个房间是一个小小的单间,大约三四平方米,最里面是厕所,然后靠着墙放了一张床,天花板上拉了一根绳子挂了一块布把床挡了起来,外面则是沙发、电脑、打印机什么的。房间里连台电视都没有,厨房则是在阳台上。

 

我的父母当时压根没想到亮亮虫家里这么小,顿时觉得很不礼貌,觉得会让亮亮虫很不好意思。亮亮虫像是察觉了,倒是没有觉得尴尬,大方地说着现在已经存了不少钱,已经在附近购买了一套二手房,不过还在装修,得有段时间才能搬进去。

 

亮亮虫有一个儿子,六岁,已经读一年级了,见到我们后还给我们倒茶喝。我妈连连夸他懂事,走的时候我妈悄悄塞给他一个红包,让他买点好吃的。

 

过年后的新学期,我还是跟以前一样,上课睡觉不写作业,而亮亮虫则一直跟我作对。我睡觉的时候他会猛地拍桌子把我惊醒,然后责令我站在教室最后面上课,不写作业也会让我放学后留下来把作业写完再回家。

 

亮亮虫说:“你也看到了,我就住在学校,每天都有大把时间和你周旋。”

 

我气炸了,却又无可奈何,而且亮亮虫的做法得到了我父母的大力支持,我对亮亮虫的恨意越来越深。

 

我终于在一个上午爆发了。那天凌晨我偷偷跑出去上网,天快亮时才回家,一晚上没有睡觉,第二天一进教室就开始呼呼大睡。亮亮虫把我拎到了办公室让我好好反思,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会那么暴躁,竟跟他对着干起来。我大吼一声便挣扎着执意要离开办公室,但是被亮亮虫挡在了门口。他很是气愤,抬起手来准备给我一耳光,但最后还是停了下来。他那一双长满茧子的手捏住我的脸,看着我的眼睛问我为什么这样不听话,我能感受到亮亮虫真的生气了,他的声音在颤抖。

 

很凑巧的是,那段时间我正流着鼻血,经过他这么一刺激,鲜血从我的鼻孔里流出来了,一滴滴的溅落在地上。亮亮虫见我这样一下子便没了脾气,让我去洗手间清洗一下。

 

我心里突然生出一个奇怪的想法,办公室就我们两个人,没人看见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看着滴落在手上以及地上的斑斑血迹,我突然生出一个罪恶的想法。

 

我很早之前就想报复他,这次是我报复他最好的机会。于是我鬼使神差地来到了校长办公室,声泪俱下地告诉校长:亮亮虫打了我。校长看着我满脸的血迹与恰到好处的可怜表情后气愤不已,立刻通知了年级主任。

 

很快,亮亮虫被停课,我的父母被通知来到学校。

 

我父母倒是很清楚我的状况,坚信亮亮虫不会打我,于是给学校求情,说我本身就有流鼻血的毛病,希望学校网开一面,但是当时固执的我一口咬定就是他打了我。

 

我至今忘不了亮亮虫的眼神,那是一双无奈又委屈的眼神,原先有神的眼睛变得灰蒙蒙的,原先挺立的身体变得微微佝偻。他低下头去不再看我,我想他应该很失望。

 

那天,我度过了很艰难的一夜,我的班主任对我很失望,我的父母对我很失望,就连我自己突然也对自己变得很失望。

 

亮亮虫管我全是对我好,我怎么能这样对他?

 

那一整个晚上我都在接受良心的谴责,我怎么变成了这种人?

 

后来,学校扣了亮亮虫半年奖金,他被停职一个星期接受反省。那一个星期我过得很轻松,我逃课,不写作业都没人管了,我也没有看到亮亮虫。

 

 

我时常一大早就出门,然后进网吧上一个小时网之后飞奔到学校,但是有一天早上我碰到了亮亮虫,他正带着一摞书走向教室。

 

他也看到了我,我顿时紧张起来,不敢看他的脸。我知道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我再也没有脸见他。我正准备快速走过去的时候他却开口了。

 

“怎么迟到了?”他的声音听不出感情来。

 

我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于是撒了个谎说路上堵车了,准备敷衍过去后赶快离开。

 

“这样啊,”亮亮虫若有所思地点了头,“你吃过早饭了吗?”

 

“呃……我……还没吃……”我随便说了一句,想赶快离开,一秒也不想多待。

 

“那你先去吃早饭吧,趁着现在早自习还没有开始正式上课。不吃早饭容易得胃病。”

 

我突然想起来去年我们去亮亮虫家里的时候,听他说他太太有严重的胃病,花了不少钱治疗。但是,我完全没有想到亮亮虫会对我说这种话,尤其是在我诬蔑他之后。

 

从小到大,从来没有一位老师这样对我,我突然很悔恨自己之前那样对他。

 

“我……没有钱。”我很是尴尬,因为早饭钱都被我用来上网了。

 

“没事,我请你。”

 

我的心里开始开始蔓延出一种复杂的情绪,我的良心在饱受着煎熬,我不知所措,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回答亮亮虫。

 

在亮亮虫的带领下,我跟着他来到了学校门口的包子店,这家的包子很有名,皮薄馅多,一块钱能买三个。

 

“老板,来三个包子,再来一碗豆浆。”

 

这顿早饭是我有生以来吃得最百感交集的一顿早饭,吃得我鼻子发酸,吃得我的眼睛蒙了一层水雾,但是我很努力地隐藏了起来,不想让亮亮虫看见。

 

吃完包子后,我和他开始往回走,我没有说话,他也没有开口,就这样默默走到了教室门口。我正要进教室的时候,亮亮虫却把我叫住了,他有些欲言又止。他顿了顿,嘴巴动了动却没有说话,对我摆了摆手,示意我进教室。

 

我背过身正要走进教室的时候,听到身后传来了亮亮虫的声音:“我不怪你

 

我不怪你!

 

这句话像是一块石头掉在我的心里,把我的良心击得粉碎,我伪装起来的无所谓终于在这一刻崩塌。我的眼睛模糊,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流进脖子里。我再也不能向前迈出一步,我觉得我的脚此刻有千斤重。

 

此刻,走廊上空无一人,我发出了低低的啜泣。

 

亮亮虫没有走过来,只是站在那里看着我,叹了口气:“老师知道你不是真的坏。”

 

那天我想了很久,我再一次找到了校长,向校长以及年级主任说出了真实的故事经过。年级主任很愤怒,说我诬蔑老师,要给我记大过,校长则是打电话叫来了亮亮虫。

 

亮亮虫压根儿没想到我竟会在校长面前说出真相,他很怕学校会处分我,于是给我求了情。

 

在亮亮虫的再三坚持下,年级主任和校长终于勉强同意不处分我。但他们警告我,如果还有下一次,等待我的就是退学了。

 

走出校长的办公室门后,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亮亮虫被扣的奖金回来了,我也没有被处分,这件事算是有了一个比较好的结局。

 

 

从那天以后,尽管我还是上课睡觉,偶尔会逃课,也会在凌晨偷偷溜出去上网,但是只要是在亮亮虫的课上,我会收敛不少。但他讲课的时候我再也没有跟他互动过。

 

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,我觉得我跟他产生了距离。尽管他嘴上说原谅我、不怪我,但是我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,我无法与一个被我伤害过的人继续保持亲密关系,我做不到。

 

在最开始的时候,我还努力了一段时间,但是我很快放弃了。我觉得累,努力学习还不如出去上个网、打个球痛快。

 

我从小都不是一个爱学习的人,而且严重偏科,对数学厌恶到极点,除开亮亮虫上课的时候,我会掏出爸爸给我买的手机打游戏,或是睡觉。

 

但是我会按时完成亮亮虫布置的作业,因为我不想跟他有太多交集,每一次看到亮亮虫我都会感觉很尴尬,完成作业也只是为了不让他在放学后留下我。

 

因为我的成绩实在太差,且考虑到要继续尴尬地面对亮亮虫,我对家里人提出了留级的想法。家里人考虑了下也答应了,打电话给亮亮虫,询问他的意见。

 

亮亮虫倒是很热心地帮我父母联系了一个很不错的老师,但是他在另外一个学校工作,也是重点校。在亮亮虫的介绍下,我看到了我未来的班主任,我们在一起吃了顿饭。

 

初二读完,我就转校了。在另一所学校继续读书,我故技重施地在开学时表演好学生的样子,到后来也慢慢变成了老油条。

 

去年我放寒假回去,李老师还在那所学校教初三的学生,我去看他的时候他刚上完课,亮亮虫对办公室的同事骄傲地说,这是以前的学生来看他了。

 

我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,想起从前的亮亮虫,心底总是会泛起一阵温暖,感谢在我最叛逆的年纪遇见了一个这么好的老师。

 

谢谢你,亮亮虫。

谢谢你,李老师。

 

作者简介:大雄,非知名作者,一个平胸的少年,曾获得国际吃泡面大赛一等奖,微信公众号“张大雄”,ID:shichagw

 

摘自微信公众号“笔稿”

ID:MYgushi1

转载请联系原公号

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nn6.com/view-20096-1.html